首页 热点内容详情

搭上“退市旧规”末班车,四度戴帽的皇台酒业复牌首日大涨315%

2020-12-16 73 cisp

原标题:搭上“退市旧规”末班车,四度戴帽的皇台酒业复牌首日大涨315%

暂停上市19个月后,12月16日,*ST皇台摘帽后恢复交易,证券简称变更为皇台酒业(000995)。因首日不设涨跌幅限制,该股开盘大涨234.7%。因触发涨停限制,盘中两次被深交所临时停牌。

截至12月16日收盘,皇台酒业报31元/股,大涨314.99%,成交6.11亿元。

上市20年,皇台酒业五次更换实际控制人,因业绩连续亏损曾四度“戴帽”。因2016年至2018年净利润连续为负,*ST皇台于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上市。暂停上市前*ST皇台股价报收7.47元,总市值为13.25亿元,较高峰期下跌近七成。

能够成功摘帽恢复上市,皇台酒业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的情形已消除。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就在12月14日,“史上最严退市新规”出台,其中取消了暂停上市和恢复上市,明确连续两年触及财务类指标即终止上市。

沪深交易所对于新规前已暂停上市和被实施风险警示公司均设置了过渡期安排。新规生效实施前已经被暂停上市的,后续适用旧规判断应否恢复上市或终止上市,适用旧规执行后续退市整理期等程序。而就在12月14日当天公告复牌的皇台酒业,可以说是搭上了更宽松的“退市旧规”的末班车。

上市20年,5换实控人,4度“戴帽”

公开资料显示,皇台酒业成立于1985年,前身是武威酒厂。在1994年的第二届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皇台酒与茅台酒同获金奖,声名鹊起,当时号称“南有茅台,北有皇台”。

1995年,皇台葡萄酒产业起步,成为甘肃省内唯一一家集白酒、葡萄酒于一身的酒企。

2000年8月,皇台酒业登陆资本市场,成为甘肃武威的第一家上市公司,上市时间比贵州茅台还要早一年。

然而上市后,皇台酒业却换了5任实际控制人。无论是最早的国资、一脉相承的张力鑫、背景深厚的卢鸿毅,还是德隆系旧部吉文娟,都没能让公司的业绩走向辉煌。经营不善,长期业绩低迷的“西北茅台”在白酒上市公司队伍中逐步掉队,公司曾四度“带帽”。

2002年、2003年皇台酒业亏损1189.60万元、11576.76万元,股票简称于2004年变更为*ST皇台;

2007年、2008年公司亏损5082.81万元、5880.71万元,股票简称于2009年变更为*ST皇台;

2013年、2014年公司净利润亏损2930.53万元、3928.85万元,股票简称于2015年变更为*ST皇台;

2016年-2018年,皇台酒业分别亏损1.27亿元、1.88亿元、9548.15万元,录得三年连续亏损,股票简称于2018年再度变更为*ST皇台。

而就在上述连续亏损期间,*ST皇台还爆出“白酒跑路”大雷。2018年初,*ST皇台时任董事长胡振平盘亏了前任董事长卢鸿毅在任时的成品酒库存6700万元。公司全额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对2017年业绩产生较大影响,2017年度业绩预计亏损1.2亿元到1.4亿元。

今年10月8日,*ST皇台公告,收到甘肃证监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公司2016年年报虚假记载库存商品之事已经了结,因时任董事长卢鸿毅职务侵占行为导致公司账面余额虚增,公司2016年年报虚假记载库存商品账面余额为8629.88万元。

2019年5月13日,深交所作出暂停*ST皇台股票上市决定。

在暂停上市之前一个月,*ST皇台进行了一轮大换血。2019年4月13日,*ST皇台迎来了新的控股股东盛达集团和实控人赵满堂。

据披露,甘肃盛达集团直接持有*ST皇台212.6万股股份,盛达集团一致行动人“西部资产”直接持有*ST皇台850.16万股股份。2019年4月12日,北京皇台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将其持有的*ST皇台2467万股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盛达集团,盛达集团拥有*ST皇台3529.6万股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占总股本的19.90%。由此,*ST皇台的最终控制人变为赵满堂。

通过债务转移、资产注入、管理团队调整等种种手段, *ST皇台回归白酒主业,2019年扭亏为盈。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9904.63万元,同比增长288.67%;净利润6821.37万元,同比增长171.44%。

*ST皇台2020年三季报也扭亏为盈。10月30日,*ST皇台发布2020年三季报,公司2020年1-9月实现营业收入5435.75万元,同比增长37.3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00.26万元,去年同期亏损1394.73万元。

12月7日,*ST皇台发布恢复上市公告书称,公司股票将于12月16日起恢复上市。

12月14日,*ST皇台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交易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的情形已消除,公司证券简称自12月16日恢复上市之日起变更为“皇台酒业”。

恢复上市后仍有这些风险须警惕

在近期公告中,皇台酒业对公司恢复上市后的一些风险进行了提示,包括行业竞争风险、资产受限风险、控制权不稳定风险、股民诉讼的风险等。

皇台酒业称,近年来,白酒行业有集中度提高的趋势,贵州茅台、五粮液及洋河股份等白酒企业的收入及净利润远高于其他上市白酒企业;未来几年行业竞争可能更加激烈。针对日益加剧的行业竞争,若公司未能及时促进产品结构优化升级、有效拓展营销网络和企业品牌、持续提升公司治理水平、提高公司的行业竞争能力和市场占有率,公司将存在无法改善经营业绩的风险。

控股权方面,2019年4月12日,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盛达集团,盛达集团控制公司35,295,991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9.90%,与上海厚丰所持股份数量较为接近。虽然目前上海厚丰所持股份被六批轮候冻结,但是盛达集团与上海厚丰所持公司股权较为接近,公司存在控制权不稳定的风险。

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皇台酒业部分房屋、土地使用权及存货处于抵押或法院查封状态,所有权或使用权受到限制的资产的账面价值为12,955.52万元。若未来皇台酒业无法清偿到期债务或妥善解决相关诉讼纠纷,受限资产被债权人行使权利,将导致公司无法拥有或使用日常经营所需的土地、厂房以及可能失去下属重要子公司股权,从而对公司的财务状况、盈利能力及持续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2020年9月30日,皇台酒业收到甘肃证监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皇台酒业2016年年报虚假记载库存商品账面余额约8629.88万元。甘肃证监局依据规定,对皇台酒业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

皇台酒业称,如中小股东因公司上述违法事实受到侵害,公司则存在被中小股东诉讼并面临民事赔偿的风险。

红星新闻记者 吴丹若

编辑 邓凌瑶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