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CISP内容详情

雪野:被诗歌润泽过的孩子,内心特别阳光

2020-11-12 23 cisp

原标题:雪野:被诗歌润泽过的孩子,内心特别阳光

正文共4900字,阅读时间13分钟

雪野,笔名雪也,儿童文学作家、诗人,致力于儿童诗写作教育近30年,先后在800多所学校举办千余场儿童诗讲座,引领数万名儿童走进诗意的殿堂。在以成绩为衡量标准的教育氛围中,他知晓诗歌是“无用之功”,却依旧坚信,诗歌教学对于儿童健康成长有着莫大意义。他说:“敏于语意,敏于事物,敏于内心,诗歌最终所要抵达的,是儿童的内心。被诗歌润泽过的孩子,将会在温柔和明亮中度过一生。”

诗人雪野

《读孩子的诗》这本诗集,是我积累时间最长、编赏时间所花精力最多的一本书。

这本诗集,选取了40年间海峡两岸100名孩子的作品。其中,中国台湾的孩子30位,大陆的孩子70位,是内地儿童诗歌作品中跨越时间最长、内涵最丰盛的一部。之所以要编写这本书,一是希望更多人关注到真正的“孩子的作品”,看到孩子所创造的经典;二是想要在书中对我的儿童诗歌教育观做一个阐述: 阅读,从聆听开始。

我们的阅读观,常常是“从嘴开始的”,所谓“张开嘴朗读,脑海产生联想和想象”,但实际上,当我们回忆童年,尚不认字的时刻,你躺在父母的怀里,枕着他们的胳臂,聆听他们所讲述的一个个美妙故事,在那轻柔的字词句之间,你是否体悟过什么?

所有的阅读都是从聆听开始的。当我们有了这个共识之后,我们再打开一本本书——不只是儿童诗歌,你会瞬间察觉到, 你的耳朵更加敏锐了,你的想象被激活,你看到的文字开始有了色彩,它们在呼吸,在走动,在飘扬,再浅的文字也能够拨动你内心深处的那根弦。

这些年编写出版了那么多的书,我为什么独独常常去翻,去思考这本?因为每一次的打开,都能唤醒我对“美”的感知。

很多诗人在读完这本诗选后,说:“里边的好多诗,我写不出来。”这不是客套话或者谦辞,而是因为他从这些诗歌里面,感受到了那种属于文字的穿透力和情感直击心房的力量。

成人在创作童诗时时不时会“露一手,秀一把”,或者因为技巧过于娴熟,遮掩了很多本真的东西,孩子却永远坦荡天真,对世间的一切有更加真切的体悟。我们来分析两首诗,看它们能否迅速击中你,让你瞬间呆住或会心一笑。

郑春娅(9岁)浙江

我在路上走着。

雨点儿

亲亲我的脸。

摸摸我的衣服,

说:

真好看。

这首诗很短,只有六行。诗歌的作者九岁,是20年前的九岁,郑春娅今年已是29岁的妈妈了。六行诗歌像一幅画,像一个动画片的某一个场景,就这么清晰地在我们面前出现了。

这里讨论一个问题:儿童诗怎么读?

常规的儿童诗阅读课,我们总是在分析。实际上,儿童诗,并不是在分析上着眼,贵在阅读。

一个孩子读,其他孩子听。朗读的时候,一定要强调个体感受。不在乎这个孩子的嗓音有多美,因为每一个童声都是天籁,粗哑一点,华丽一点,清纯一点都是美的。我们要做的,是让每一个孩子发声,让每一个孩子都沉浸在诗歌的世界中。

认真地听完了,问一问孩子,你听到了什么,你感受到了什么?请把你的感受说出来,让其他同学听起来。一读,众听。就这样慢慢地,慢慢地,孩子们有了语感,有了想象。

雨滴打落在身上产生的无边无际的美“真好看”。多好看?每一粒小水珠落在衣服上,抚摸在她脸上,都舍不得离开!

这就是文字之美,这样的诗歌不需要解析,你越解析,诗歌就越平淡如水。所以,聆听、聆听、再聆听,让诗歌变成画,变成情境,印入每一个孩子的脑海里。这是成功的童诗阅读。

我们再来看一首诗,这首诗我每看一次都忍俊不禁。

茶壶

吴淑蕊(10岁)台湾

我家的茶壶

像邻居那个妇人一只手叉着腰

一只手指着我

骂个不休

真是太有趣,太形象了!

茶壶的模样是那个邻居,胖胖的女性模样,茶壶的把手像叉腰,茶壶嘴就是伸出的手臂和某根手指“喋喋不休、骂个不停”,就像茶壶往外倒水。孩子用茶壶做比,将一个凶悍妇人的形象刻画得淋漓尽致。你看这情形,我们作文时,要用多少文字去描绘?孩子却在五行诗中将这一形象传神地传达了出来。

儿童诗教学,内地是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的,如今已经走过了30余年。许多的家长在问,许多的小语教学者在问:这个与作文似乎无关,与试卷的答题和考试成绩也挂不上钩,那么,为什么要让孩子学习童诗呢?

这个问题很大,答案却很简单。如果您也想教孩子学诗歌,首先要记住一点,学诗是无用之功。如果想通过学诗在语文成绩上,在答题能力上,在某些应试的成绩单上,显露出某种突异,请放弃。

但是,为什么要学诗呢?

我有一位老朋友,30年间,他为我写过三篇文章。30年前,他坐在台下听我上儿童诗课。他感觉,哦,雪野在教童诗。他感到新奇、享受;过了十几年,他又写了一篇文章,感受到我的无用之功……2018年,到了我儿童诗教学和创作30年之际,他在台下听完我的儿童教育课堂和报 告,又写了一篇文章,说:雪野还在做着儿童诗的无用之功,只是,他的味道浓了,和他在一起的孩子,眼光更明亮了,和他在一起的很多小语教师,课堂变了,人也变了。

我想问:变了,变在哪里?变好了吗?这个答案只有让大家自己去找了。我在这里想说的是, 虽是无用之功,但我们有目的。

第一个目的, 敏于语意。语意来自语言。诗的语言追求凝练,富有节奏,富有音韵,我们在朗读时,也要把握住这种音韵,要将字词句细细把玩,将诗歌中的音乐感、节奏感、画面感一一呈现还原。

看一看这首小诗,六行,如果不以诗的形式去朗读,你可能是这样“踢踏踢踏,小蚂蚁走路,踢踏踢踏。睡着的雪野和孩子们聚精会神地在野外读诗诗的语言追求凝练,富有节奏,富有音韵,我们在朗读时,也要把握住这种音韵,要将字词句细细把玩,将诗歌中的音乐感、节奏感、画面感一一呈现还原。树叶翻了个身,醒了。”这是最为常规的,也是最为苍白的一种朗读方式。

踢踏踢踏

陈奕臻(5岁)

浙江小蚂蚁走路。

踢踏——

踢踏——

睡着的树叶

翻了个身,

醒了。

“睡着的树叶,翻了个身,醒了?”这“翻了个身”,是树叶在风的用力之下,转身的动作“醒了”,是树叶立起来的感觉。如果用课堂上常规的方式、速度来阅读这首诗,美感显然要削掉一大半。

因此,读诗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感受文字所传达出来的美感,并将之还原。在聆听的过程中,我们的孩子就能够感受到“翻了个身,醒了。”

再来看这首:

鞭炮

袁瑞谦(5岁)浙江

噼里啪啦

噼里啪啦

鞭炮宝宝没礼貌

吵醒了我的妈妈

妈妈每天很辛苦

你能唱:

哆来咪。

哆来咪?

嘘……

在各地讲座时,我经常选用这首诗。

有位朋友读完这首诗,他问“你能唱,‘哆来咪,哆来咪’,什么意思?”我说:“你已经离开了童年。你不能理解孩子心中的爱:鞭炮的‘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太吵人。如果能够变成‘哆来咪,哆来咪’一般具有节奏美的鞭炮声,那该多好。当孩子想到这里的刹那间,又感觉到:不对呀,哆来咪,哆来咪是唱歌,也会惊扰辛苦的妈妈呀。所以,最后一个字是拿食指挡住嘴唇的感受,可以轻得不能再轻地把这个字读出来。”

朗读,是诗歌教学中关键之所在。不会读,诗歌的审美就大多夭折了。

所以我们的教学,一定要着力在读诗上,耐心地陪伴孩子,一次次地读,不煽情,不局促,不奔跑。一旦孩子获得了可以将文字还原为画面的语感能力时,你就可以放手了。当然,一开始不能放。

学习儿童诗的第二个目的是“ 敏于事物”。许多孩子,每到作文时,就挠破头皮。没东西可写,关键就在于他对眼前的世界、事物无所察觉。童诗学习,我们借助于一首一首经典的诗歌,让孩子发现,原来诗(作文)如植物,生活即土壤。那么短小的一首诗歌,就像一朵花,在生活的土壤中迅速地冒芽、成长、开花。

n

谢培源(6岁)江苏

雨停了

太阳老师

用七彩粉笔在蓝天上

写下大大的字母n

白云领读

风儿领读

我们

也跟着读

n像什么,一扇大门,一扇小门?还是孩子们玩跳山羊时躬起的身子?这都是我看到n时候的联想。当我读完这首诗歌的时候,不仅为自己的这些常规想象而脸红。

日常批改孩子的诗作,和孩子课堂上对话,他们的想象时时会冲击着我。我的想象能力应该是不错了,可是面对孩子的鲜活的想象能力,还是常常会脸红。

当你找到这个写诗的同学,他会告诉你这首诗创作的灵感:刚刚学习了“bpmfdtnl”,大声地跟着老师一遍又一遍地念。下课了,在操场上看那天地之间的一道彩虹,咦,不就是黑板上的那个大大的n吗?谁在领读?谁在跟读?还有谁在一起跟着读呢?教室里的学习,还鲜活地在脑海里,眼前又出现了新的情景,敏锐的孩子迅速地将两者对接起来,构成了一个崭新的形象。

孩子不会说要构建什么意象,孩子也根本不懂“意象”。可是,无理却有妙趣。他不需要理论,但因为他的生机盎然的情趣,促使他将所学的和眼前的情景无缝对接,诗便成了。诗歌就是这样来的,从生活当中长出来的。

课堂里可以找到诗,操场外更有很多鲜活的诗。节假日,我经常布置给学生的一个作业是,周末请家长带孩子爬一次山。没有山,走一片山坡。没有山坡,逛一次公园。蹲下身子,看一片叶子,看一朵花开,听一次虫鸣。

这个家庭作业必须完成。这样的作业,如果从一年级、二年级开始,坚持两年之后,孩子对这个世界、身边事物的感知力明显加强。孩子的心地柔软得很!一丁点的色彩跃入眼帘,一丝丝声响跃入耳中,他都会感到惊喜。这种惊喜,因为我们没有通过写作的方式让他表达出来,所以这样的能力就越来越弱。好奇心不在,作文的力量就不在了。当他一次又一次地走进自然的时候,新的发现就又来了。

喇叭花

周湘君(7岁)重庆

一朵朵喇叭花

整天不停地吹喇叭

嘟嘟嘟

旁边的花儿就没得睡了

喇叭花会吹喇叭,这个想象,幼儿园的小朋友都会。关键在于第二节的两行——旁边的花儿,就没得睡了。什么意思?喇叭花,你就自顾自吹喇叭,害得旁边的邻居朋友就不得安宁了!两行,多有力量!

敏感于母语,敏感于世界。最终,我们教孩子写诗,还在于第三点: 敏于内心。

孩子的心地本来就极为柔软。诗歌这种表达方式、语言、文体最契合他的内心。我们常说,孩子是天生的诗人,指的就是这一点。基于童年、童真、童心的语言,就是童诗。情动发乎声,有声音的文字,就是诗啊。前提是情动。

何雨鑫(9岁)重庆

花开了

蜜蜂来欣赏

它的香

它的甜

它的样子

七天过去

香走了

甜走了

样子却在蜜蜂心里

九岁,四年级的孩子,跟前边五六七岁的孩子显然不一样。在他的诗里边,情感的浓度、思考的深度都有所提升,表达的句式也越来越长。

许多孩子在读这首诗时,往往会把第一节的“它的香,它的甜,它的样子” 连在一起。不,一定要断开。蜜蜂是来欣赏的,先欣赏了香,慢慢欣赏到甜,然后再记住了它的样子。这三个过程,不能一下子把它念完。否则,诗的意境就被你打破了,稀释了。

第二节的朗读,我们的孩子总以为表达深厚的情感就要高声。实际上,真正的情感爆发时,可能鼓着腮帮子,张大了嘴巴,瞪大眼睛,声音却不大,吼也是克制着的发出的声音。诗中,首先是声走了,然后甜走了,样子在心里,肯定不发声。所以读的时候是回忆的感觉, 品味的感觉。

这样的诗歌,让我们六年级的孩子去读,行将毕业的状态在这首诗歌里边一定也可以体察出来。

经典的文本,对读者年龄不会有绝对的分界线。低段的孩子读这样的诗歌,可能觉得有趣,而高段的话,他能够从中看出生命的历程。

少年,心中生出秘密,秘密无处诉说,就变成了心事,心事积累得多了,闷住了,问题孩子也产生了。这时候,读诗,写诗,也是一个极好的化解之法。 写诗,就是抒情。一二年级时,写诗多以叙事为主题,充满了想象的叙事过程;到了高段,抒情是显现的,叙事是为了抒情而埋设的框架。

心事

王翔宇(9岁)浙江

蜜蜂有件心事

不知说给谁听

弟弟听不懂

哥哥不在家

爸爸妈妈会传出去

有了

就和花儿说一说

高年级孩子读这首诗歌的时候会有代入感,他就是那只蜜蜂。第一节是自言自语,没有任何声音。第二节是在思量着,谁不懂,谁不在家,哪个会传出去,好焦虑啊。

我们能感觉一个孩子,就在家里边转圈的模样。朗读的时候,脑海中就该有这样的情境。肢体可以不动,也可以左右打量。第一段没声音,第二段嘀咕着,第三段呢,有了!就和花儿说说。感觉到脸部表情的变化,那种笑意,那一种豁然,那种喜出望外,那种夺门而出,那种面对花儿在说话的情形。我们的孩子能读出来吗?读出来,就表示懂了。诗歌不需要分析,会读,就表示懂了,就表示理解了。

“敏于语意,敏于事物,敏于内心”,这是我们带孩子学习儿童诗的目的。能获得对语言、事物、内心的高度的敏感,诗歌的作用就抵达了。“读,是解诗的唯一大法”“听,是解诗的无上妙法”。谁都可以通过听,来解读诗歌,感知到诗歌。

阅读,从聆听开始。聆听的过程当中,语意、情境、情感、世界一一被我们还原了,被我们呈现了,被我们的审美感知了。诗歌是用来润泽心田的。请记住,读不是为了写。写,不是为了成为诗人。更何况,人的一生都可以不写诗,只是不可以失去“诗心”。 我永远相信,被诗歌润泽过的孩子,他的内心特别阳光,特别明亮,特别温柔,特别坚韧。让我们一起好好带孩子读诗。记住那八个字:经典引路,我们陪护。

注意事项

投稿

提醒:本公号仅接受原创稿件,拒绝一稿多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