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内容详情

七旬老头组织卖淫,落网后自称瞎了,“一顿午餐”露出破绽

2020-11-06 21 cisp

原标题:七旬老头组织卖淫,落网后自称瞎了,“一顿午餐”露出破绽

来源:浙江法制报

年轻民警搀扶着“瞎子”老张走进浙江千麦司法鉴定中心,同时,眉毛一挑给迎面而来的主检法医师李慿一个示意。见状,李慿快速抬手戳向老张,瞬又转变方向,在距离老张眼睛不到4厘米的空中划出一道弧线。——一场“智斗”就此拉开序幕。

老张因涉嫌组织卖淫被嘉兴警方立案调查后,坚称自己是瞎子,希望以此从轻量刑。警方走访调查得知,老张并不瞎。但检察机关却认为“走访调查证据”法律效应不足,希望警方提供更有力的证据。

令案件推进变得困难的是,我国没有客观视力司法鉴定的技术规范,只能对行为视力进行鉴定,而行为视力的鉴定很大程度依赖于被鉴定人的配合程度。所以,要证实老张是否真“瞎”,并不容易。

卖淫头目自称“瞎子”,企图从轻量刑

仲夏,虫豸肆虐,乡村的傍晚,纳凉的人儿三五成群。嘉兴警方就是那个时候,前往老张所在村开展的走访调查。

“老张究竟有没有瞎”“他什么时候瞎了”的话题迅速在村里蔓延开来。

“他小时候不瞎,我看着他长大的。”85岁的老人笃定地告诉民警。

“他不可能瞎,瞎了还能干那肮脏事?”村妇们低声嘀咕。

“他根本没有瞎,前段时间我还在城里见过他,我看是亏心事做多了,开始装瞎了!”一村民忿忿不平地说。

“我们和他没关系,对他的事不了解。”老张前妻和儿子对他避而不谈。

……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民警入村调查前,老张被捕的事便已传开:70岁老张,因涉嫌组织嫖娼卖淫被抓。

在村里,老张的风流韵事早已成为公开的“秘密”。几年前,老张结识一位着装时髦的外地女人后,坚定地与原配妻子离婚。从此,他来了个大变身:穿起了大头皮鞋、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一副大老板做派。

村里有人说,老张做生意发财了;也有人说,他干的是昧良心的事……众说纷纭,直到老张被抓。

老张本是没文化的农民,不知谁给他出的主意:你年纪一大把了,又是残障人士,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于是,他坚称自己从小就是瞎子。

然而,警方调查得出结论,老张没有瞎。如何找出更有利的证据,破除老张的伪盲骗局,是此次司法鉴定的主要任务。

一切指标正常,他瞎得莫名其妙

自打老张进门,在他眼前一扬手后,李慿便明了了:他没瞎,他是装的。

李慿介绍,伪盲测试主要有行为观察、瞬目试验、视动性眼球震颤试验等办法。

进门那一幕,正是在老张毫无防备下,对他进行的瞬目实验:在受检者不注意时,做突然出现在盲眼前但不触及睫毛或眼睑的动作,如真盲则无反应,伪盲者会立即出现瞬目动作。而扬手的瞬间,李慿注意到老张不自觉地出现了瞬目动作。

“我料定他不会配合,所以,从进门时,鉴定就已经开始了,并进行了全程录像。”由于涉及刑事犯罪,李慿不敢疏忽。随后,李慿利用相关仪器对老张的眼部前后节结构、屈光程度、光反射、眼底视网膜、视神经通路等进行了检查。

果不然,在行为视力检查时,老张伪装得极为“到位”:视力表上的图示,老张表示全都看不见。但仪器检查显示,老张眼部结构完整、无明显损伤、病变,瞳孔对光反应正常,视神经通路基本正常……

“除了晶体、玻璃体以及眼底视网膜有些老年性病变外,其他无明显异常,也没有既往外伤史,对光反射完全正常,这瞎得有点莫名其妙呀!”李慿说。

“一顿午餐”露出破绽

据了解,通常对“看不见”的认知主要分两种:一种是对光的刺激没有任何反应,眼前完全漆黑;另一种是仅仅能看见光,但无法成像,眼前白茫茫一片。

正因如此,即使老张眼部检查显示没有明显的异常表现,但依然无法确定,他是否看见。“用通俗的话说,依然无法判断物体在他眼中是否成像,他究竟能不能看清楚物体,还是说他只能看见光。”李慿说。

因此,引老张露出破绽,并以此让公安和检察机关相信,他在“装瞎”,就成为能否破解老张伪盲的关键。

“入门时的瞬目实验,老张眼睛的瞬目是微妙的,我能察觉到,但观看视频的公安和检察机关不一定能。所以,这点破绽还远远不够。”李慿说。

于是,李慿对老张开启了行为观察实验:伪盲者对检查不合作或拒绝检查的,通过其他测试,观察他的反映,找出破绽。而这些测试其实并不是那么神秘,反而非常生活化,不过这些简简单单的事,但在鉴定人看来却能说明很多问题。

种种测试后,李慿对老张说,今天的检查结束,休息区给您安排了盒饭,您先休息一下。

然而,这顿“特殊午餐”只有老张能享受。

民警引老张到休息区就坐后,便离开了。工作人员将饭菜看似不经意地随意摆放在桌上,将筷子递给老张告知饭在桌上,让他先吃饭后也匆匆离开了。休息区一角的摄像头对准老张,“紧张”地观察着他的反应。

和一般盲人不同,老张没有本能地用手在桌面上摸索着寻找饭菜和筷子,而是直接、准确地拿起了放在较远处的米饭,左手拿着饭,右手拿着筷子夹菜,干脆利落地吃了起来。“终于演砸了吧!”通过摄像头,观察着老张一举一动的李慿松了一口气。如果是真看不见,他怎么知道远处的那一盒是饭,直接捧在手里就吃,夹菜还如此准确。

之后,鉴定中心将鉴定过程以视频形式呈现给公安和检察机关,得到了高度认同。老张装瞎逃避刑事责任的企图也随之落空。

鉴定人说:

在临床中,往往会遇到自称视力减退,但经过各种检查,却不能发现任何病变,也无法科学解释其视力减退原因的病人。通常这类病人会拒绝检查,不愿合作,反复测试结果不尽相同,这时往往怀疑是“伪盲”或者“伪低视力”。

伪装行为一般较多出现在伤残鉴定等民事纠纷中,当事人期望以此提高伤残等级,从而获得更高的赔偿,像老张这样涉刑案件伪盲的比较少。破除伪盲的关键在于:全面的实验室检查,排除可能存在的损伤或者疾病基础;反复测试比对前后结果;各种多样式的伪盲伪低视的鉴别测试。当然,假如遇到了“演员”,还要和他斗智斗勇,让他们露出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