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内容详情

女大学生成羊倌了!

2020-10-12 8 cisp

原标题:女大学生成羊倌了!

他们是村里土生土长的娃娃,血管里流淌着父辈们执着坚韧的血液。他们又是新一代蓬勃向上的青年,性格里浸染着青春奋斗的底色。

在脱贫攻坚的道路上,他们敢闯敢拼,与父辈们一起,共同守护这片生养他们的热土。正是因为他们的坚守与拼搏,才让我们的乡村更有活力、更有希望。

中国之声推出特别策划《我们村里的年轻人》——《大学生羊倌》。

有多爱两个儿子

就有多爱她的羊

这是乡亲们眼中的她:

苏坊镇副镇长、党定村包村干部郑杰:王路迎作为大学生,她对新的技术、养殖方法以及新的产业发展的方向,接触起来特别快。

党定村民曾德兴:周边这些养羊户,羊有点儿小病来咨询,娃很负责很热情地跟人家说,就跟对自己家的羊一样。

党定村民杨小侠:养了这么多羊,晚上三点多就起床了,确实不容易,大学生成羊倌了。

王路迎:我是王路迎,今年32岁,我在党定村奶山羊小区,是一名养殖户。如果要问我有什么最特别的爱好,那就是喜欢跟我的羊在一块。它们都可以听懂我的话,就像我的好朋友一样,你对它好的时候它也就会对你好。

冬天里,最忙的是入夜以后。常不常的,王路迎要忙一宿。

王路迎:产羔是一天24小时不分时候。有的是后半夜下的,有的是大早上四五点下的,所以产羔的时候,我们随时都要往羊舍跑。

产羔的时节,王路迎的一天,没有昼夜之分

夏天里,最忙的,是黎明时分。比如这天,王路迎给眼前这五六十头羊挤完奶,天刚刚大亮。

早起、熬夜、没有言语交流、全靠大人观察……5年前,王路迎的第二个儿子满周岁,她以为没有整觉、牵肠挂肚的日子终于要成为历史了。养羊之后,一切卷土重来、循环往复。

对于这些刚出生的小生命来说,王路迎就是“妈妈”

王路迎有多爱她的两个儿子,就有多爱她的羊,这在她生活的陕西省蒲城县党定村,不是什么秘密。圈里上百头羊,王路迎还没认错过。

记者:这些羊你都能分得清?

王路迎:分得清。从小养大的,喂得时间长了,毕竟有感情了。我对它们好,让它们吃饱喝足,睡觉或者休息要舒服。

记者:它们对你的好是怎么个好法?

王路迎:它们对我好,那就是多长点就对我好了。它们会多产奶,健康就行了,最实在就是这个了。

回乡开始养羊的日子

哭是家常便饭

一口地道关中方言的王路迎,其实是山东梁山姑娘。大学毕业后,在广东惠州务工的她认识了同厂的蒲城小伙韩鹏,俩人结婚、生子。和几乎所有外出务工的人一样,两口子在广东为“更好的生活”打拼,孩子在陕西成了留守儿童。

王路迎:我老公聊天也会说,老人和孩子都照顾不了,就不如回去。

王路迎有多爱她的两个儿子,就有多爱她的羊

言语不通、习俗不同,没有熟悉的朋友,突然有了同住的公婆——一切问题在留守的孩子面前,都不再是问题。2014年,王路迎跟着丈夫回到陕西,她先在西安的一家汽车厂做人事专员,又在镇上开过服装店。

王路迎当时还是想回去做个别的,就是最起码穿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香喷喷了。从来没想到一天穿着这种衣服在羊舍,不论走到谁跟前,“啊,这是养羊的人来啦”。

生意不好做,养羊的生活来了。2015年底,借着精准扶贫的春风,党定村修建奶山羊养殖小区,扶持奶山羊产业——村里提供基础设施,羊奶统一收购,贫困户免费入驻,其他养殖户缴纳管理费也可入驻。王路迎和丈夫商量了几天,拿出9万元的积蓄,带着45只羊,入驻养殖场。

王路迎长这么大,就没有接触过羊,更不知道怎么养。刚开始,羊进了羊舍以后,后背拱起来,明显不舒服的样子,问我们老一辈养羊的专业大户,还有我们这边的兽医过来给看,看了有两三天,还是没救过来。我还坐在羊舍哭,哭完了,就坐在那想,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错了。

村里为王路迎等奶山羊养殖户联系的生乳收购企业,每天早上7点前在村头收奶

刚开始养羊的日子,哭是家常便饭。王路迎担心自己管不好活生生的羊,将全家积蓄赔个干净,也对丈夫韩鹏从隔壁富平县一家养殖场参观回来的感言耿耿于怀。

王路迎我老公回来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咱们养的这羊就不叫羊!你 看一下别人的羊,进了羊舍,一眼望过去,就跟兔子一样,毛色亮、白,羊是很健康的。

只要肯吃苦

没有过不好的日子

把羊救活、把羊养亮养白,成为王路迎评判自己成没成事儿的金标准。年轻、好学,是她最大的本钱。配种、接羔、防疫、治病……一样一样地学,一点一点地摸,不懂的事儿,要么问村里年长的养羊大户,要么上网查资料。时不时地,村里还请专家来培训。

王路迎 :从理论学一些,在从事喂养的实践当中学一些,慢慢积累。当时是很累很苦,孩子的外公外婆打电话说,你只要肯吃苦,就没有挣不了的钱,就没有过不好的日子。

六七十斤的干草,王路迎抱起就走

埋头拉车的王路迎,很少回头看自己走了多远。今年春节前,她扒着手指头,给自己这三四年算了一次账。

王路迎:2016年9月份,45只羊进舍的时候,当时还是要自个掏腰包,因为到冬季的时候羊已经不产奶了。2017年,羊产了羔,相当于第二年就能把第一年买45只羊的钱赚回来。到了2018年,羊奶价是最高的,利润到了30万。今年的利润肯定是比30万多。

记者:其实你说的利润是不包含自己的劳动成本?

王路迎:对,劳动成本我不知道按照什么来算。我每天闲在家里面看孩子,照顾家务,一分钱的收入都没有,所以说我自己的不算。当时主要是为了有个事情做,并没有想靠养羊能挣多大钱,但是我最后养着给它扩大了。

从2016年的45只,发展到现在两百只,王路迎从养羊“小白”到“大拿”,没用多久

站稳之后

得拉起更多的人

从不知道羊拱着后背是什么意思,到成为远近闻名的养羊专家,王路迎没用太长时间。站稳之后,得赶紧拉起更多没找到方向的人,是王路迎和韩鹏朴素的直觉。

王路迎:就是自己富得流油,都不如整个村子富起来。比如,你的日子过得小康稍微往上点儿,一个村里的乡亲也想上进,但是他并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把他带动了以后,他的经济家庭条件也就提上来了,我自个心里也觉得高兴。

有兴旺的产业,才能富民强村

王路迎带了村里三户贫困户,他们的羊由王路迎统一指导、统一管理。党喜顺家是其中一户,最多的时候,王路迎的羊舍里有党喜顺家12只羊。

王路迎:去年的时候,一只羊一天能给我几十块钱,就按三公斤算,一公斤8块多钱。之前没有收入,现在一年收入大概四万多。

十个指头伸出来也不一般齐,王路迎和其中一户,也发生过摩擦。那家人怀疑,自家的草料进了王路迎家羊的肚子。

王路迎:我就跟他很明确地说,用你那一点料,根本喂不了我两只羊,我这一百多只羊不差这一点。我老公脾气不好,但是他心眼好。他很生气,就说走,都有监控,咱们一看就知道了。

类似的争执再没有发生过。至今,那家人的羊,还生活在王路迎的羊舍里。

前不久,村里整合了集体土地,种上苜蓿,为养殖户的奶山羊供料;村集体的有机肥厂也投用了,为田里的苜蓿供肥。王路迎觉得,这就很好。

王路迎村委会联系了奶企厂,直接就收购了,还跟我们有最低保护价,我们不愁卖奶的销路,在我们这儿养羊是放心养。像今年疫情,我们这草料就进不来,村干部协调把我们的草料送回来。羊粪直接就进了有机肥场,沟道下面有这么多地,全部是苜蓿,这种有机肥上到苜蓿里面,羊吃了也很好。

村里的老人们也觉得,有了年轻人,现在的党定村活泛得很。好赖有人教自己,这智能手机咋用。

村民:怎么按怎么压都返不回去,你刚咋弄的?

王路迎:看,手划一下,出来一个箭头,返回都是这么返回的。

村民:哎,这还怪!不行,到底是年龄大了,还是不行。

王路迎:活到老学到老嘛……

来源:中央广电总台中国之声(ID:zgzs001)

总监制:高岩

总策划:樊新征、沈静文、周尧

审稿:沈静文

记者:肖源、刘涛

主播:黎春

制作:李晓东

新媒体编辑:高丹丹